详情信息


17

2020

-

03

【战疫回声】9朵铿锵玫瑰(之二)——红旗医院援助黑龙江省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哈医大附属第一医院队员 刘岳 韩冰 郭海英

3月11日 ,我在抗疫一线成为一名预备党员,这是我一生的骄傲。

9朵铿锵玫瑰

 
这是一支9人组成的援助医疗队,2020年2月18日到达黑龙江省新冠肺炎重症救治中心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群力院区,19日开始援助工作。她们是9朵铿锵玫瑰,平均年龄28岁,最大的34,最小的24。在援助期间,她们用柔弱的双肩,用纤细的双手,用执着的坚守,用细心与耐心,用最美的芳华,担负责任与使命。在战疫一线,她们舍生忘死,逆行向前,用坚毅唱响青春之歌。
 
在战疫一线,过生日,很难忘
 
刘岳
 
 
 
1992年出生的她是内分泌科的一名护士。
 
感悟:3月8日,18天的援助工作结束,我们进入了隔离期。回想援助工作有辛苦,也有温暖。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进入重症监护病房时,穿好了防护衣和装备之后,在推开门进入污染区的前一刻,我有一点胆怯,有一点紧张,想着打开这一扇门我将面临着什么样的危险和挑战。但我是一名护士,责任和使命让我毫不犹豫地推开了那扇门,那种洒脱与自豪,有一种自己变成战疫英雄的感觉,战疫让我迅速成长。
 
长时间的相处,患者把我当成亲人。一位老爷爷,见到我第一句话就说:孩子你太小了,太瘦了,多吃点,抵抗力低,容易生病,多吃点,吃胖点。我被爷爷真诚朴实话语温暖了……在工作中流过汗,有时也会很累, 但我选择了坚守,因为我是一名白衣护士,我肩负着责任与担当。
 
最难忘的是2月27日,是我28岁的生日。在战疫一线过生日,蛋糕是面包做的、长寿面是方便面,虽然庆祝方式很简单,但这是我有生以来最特别的生日,让我感到特别温暖,收到了父母、领导、同事、朋友的许多祝福,收获了满满的爱。这份爱,将陪伴我在工作中继续迎难而上、勇往直前。
 
防护服隔离的是病毒,不是人心
 
韩冰
 
 
1993年出生的她是心脏重症医学科一名护士。
 
感悟:10多天的援助工作,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个70多岁的奶奶。她性格倔强,每次给她采血或其他操作时,她都十分抵触,对于治疗,情绪不高。我就发挥自身“特长”,千方百计和她“话疗”,奶奶情绪终于平稳了,我才问她为什么不配合治疗,她说她想家,而且家人也不来看她,我拉着她的手安慰她,其实家人一直牵挂她,经常打听她治疗的怎么样了。老奶奶终于平静下来,乖乖地配合治疗。后来我从医生那了解到老奶奶因病情而焦虑。于是每到我值班时,我都和她多说说话,让她对治疗充满信心。后来因为老奶奶不让别的护士碰她,我就光荣的成了老奶奶的专职采血护士。虽然增加了工作,但我还是很欣慰,因为我细心和耐心赢得了她的信赖。每次协助她吃饭时,她总是说:“韩护士,你也和我一起吃一口吧。”这时,我的心里真的很暖,穿防护服,隔离的是病毒,并不是人心!
 
回家后,想抱抱我刚出生的大外甥
 
郭海英
 
 
1995年出生的她是红旗医院心脏重症的一名护士。
 
2020年是不平凡的一年。春节,护士长帮家在外地的我串好了班,让我回家看看父母。突发的疫情让我提前结束休假。接到援哈医大一院群力院区的任务,我主动请缨。援助工作远比在家工作要辛苦,厚厚的隔离服,护目镜、防护屏、手套、口罩一样都不能少。4个小时工作下来,除了累就是汗。每次出来,脸上的勒痕和电视里演的一样。
 
这期间姐姐生孩子,我真想跑回家陪陪她,看看我的小外甥。但是我在战疫第一线,我有责任在肩,我必须坚守岗位。工作之余最想的就是父母,虽然能通过视频和他们连线,但我还是希望能早日完成隔离,回家看看,再好好抱抱我的大外甥。
 
3月11日 ,我在抗疫一线成为一名预备党员,这是我一生的骄傲。
 
 
 
撰稿 | 刘岳 韩冰 郭海英
审核 | 宣传科 武淑华
制作 | 宣传科 綦金金

相关下载